首页 > 新闻速递

警魂永生

  有一句谚语说得好:“一正辟三邪,人正辟百邪。”这人正必先要魂正,人如果有正义之魂庇佑,“阴灵邪魅”就会退避三舍。不信,那就看看今天这个故事……

  

  李军调任马墩市公安局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给全市公安干警约法三章:一、早上七点整装出操;二、中午吃饭不得喝酒;三、下班一律不用公车。他还设立了局长热线,自己定时接待上访群众。一时之间,马墩市的老百姓交口称赞,一批冤假错案浮出水面,李军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李军接到过很多恐吓电话,也遭到一些不法分子的恶意陷害,但他始终泰然自若,巍然不动。

  

  这天,是局长接待日,李军刚坐到板凳上,就听到院子里人声嘈杂,他急忙出门去看,只见一个乞丐和警卫发生了冲突,那乞丐蓬头垢面,身上油腻腻地发着光,两只脚上一只穿的是黑布鞋,一只穿的是白球鞋。李军见此情景,便上前问道:“怎么回事?”乞丐看见了他就哭喊道:“李局长啊,俺在大门口等你一个星期了,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他们却不让俺进来,这叫啥局长接待日呀!”

  

  没等警卫解释,李军就吩咐让乞丐进来,乞丐“噔噔”跑上楼,一进门就“扑通”跪在地上,像是见到了久别的亲人,抹着眼泪说:“李局长,俺冤枉呀……”李军把乞丐拉起来,让他坐在沙发上,又给他递了杯矿泉水,要他慢慢说。

  

  乞丐把水“咕咚咕咚”几口喝完,开始自我介绍:“俺叫刘老柱,住在本市东风乡刘家村,为了告状倾家荡产了,媳妇也跟俺离婚了,怕坏人暗害,俺才扮作乞丐……”

  

  这个刘老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了自己的遭遇:三年前,刘老柱的儿子刘小柱来马墩市里打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在小商场里站柜台的工作,没想到老板吴良是个贩毒分子,他注意到刘小柱是从农村来的,老实可靠,就恶意拉他下水,给他吸了含有海洛因的香烟,刘小柱不久就中毒成瘾,被迫成了吴良的贩毒走卒。

  

  刘小柱恨死了吴良,但毒瘾时时发作,他又控制不住自己,只能任人摆布。后来刘老柱来城里看望儿子,正好刘小柱毒瘾发作,刘老柱才知道儿子被吴良给毁了。他知道这样下去儿子必是死路一条,便苦苦劝说儿子去举报吴良,立功赎罪,刘小柱在父亲的劝说下终于下了决心:举报吴良。一天晚上,刘小柱偷偷溜出商场,和等在外面的刘老柱一道准备去公安局,没想到吴良察觉了他们的行动,带着手下在空旷的大街上拦住了他们,几个人硬逼着刘小柱服下了过量毒品,然后逃之夭夭。刘老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眼睁睁地看着儿子痛苦地死去,至死都没有瞑目。

  

  刘老柱势单力薄,斗不过歹徒,只好寄希望于公安,但公安认定刘小柱是吸毒过量,查了几天就不了了之,一晃就是三年。在这三年里,刘老柱磨破了嘴唇,踏破了铁鞋,跑遍了有关部门,终于迎来了局长接待日,就这样,刘老柱的一线希望就寄托在李军这儿。

  

  李军听完刘老柱的话,顿时气得肺都要炸了,他说出的话板上钉钉:“在家安心等着,如果证据确凿,半年结案。”刘老柱半信半疑地回去了。

  

  李军说干就干,经过两个多月的明查暗访,果然掌握了吴良的犯罪证据,吴良团伙很快被一网打尽,老百姓拍手称快,深受毒品之害而倾家荡产的人们燃放起鞭炮以示庆贺,整个城区就像过节一样,刘老柱也得到了喜讯,他在第一时间赶到儿子坟上,哭着对儿子说:“儿啊,你可以瞑目了!”

  

  世上的事有时也真是奇巧:吴良这小子被法院判了死刑,在押解途中,警车竟然意外出了车祸,吴良侥幸逃脱,他恨死了李军这个公安局长,决意报复,他在黑市搞到了一把手枪,昼伏夜出,每天像幽灵一样守候在李军家不远处,等待时机,但李军因为工作忙,很少回家,生活没有规律,吴良很难碰到他。

  

  但机会总会有的,一个月后的深夜,吴良终于等到了李军,只见李军骑着一辆自行车,慢慢悠悠地停在家门口,吴良在月光下看得分外真切,这家伙不愧是江湖老手,他神不慌心不跳地慢慢靠了上去,枪口一下抵住了李军的后腰,然后用阴森、低沉的声音恶狠狠地说:“李局长,久违了,我吴良又回来了,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活!”

  

  他说罢就要扣动扳机,就在这一瞬间,李军突然扭过脸来,吴良一看,吓得心脏都差点蹦出来:这人扒了皮吴良都认得,但不是公安局长李军!

  

  枪声响了,但夜深人静,大家都在睡梦中,好像根本没人听到……

  

  第二天,李军还没有起床,床头的电话铃突然响了,下属向他报告:“局长,您家门口出人命案了,您快出来看看!”自己家门口出了人命案?李军心头一震,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就在这时候,他愣住了——昨晚随手挂在床前的警服不见了!他找遍了大橱小柜,连洗手间都细细搜查过,就是没有找到那件警服,没办法,他只好穿着便服走出门来。

  

  李家门外,警察已经设置了警戒线,警察见李军出来了,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没有一个说话的,围观的群众也静了下来,好像空气凝固了似的。李军看到死者有两个,其中有一个穿警服的,便急忙问道:“叫法医了吗?能确定死者是谁吗?”

  

  一个警察支支吾吾地说:“一个可能是吴良,子弹穿心而过,一个不能确定,身上没有伤,但是……”

  

  李军平时最讨厌做事不干脆,就严厉地问道:“快说,但是什么?”

  

  “但是……但是警服是您的。”李军吓了一跳,他翻看了一下趴在地上的死者,死者的脸是陌生的,但穿的那件警服确是他李澳门太阳城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澳门太阳城体育拥有全球最火爆齐全的游戏项目,太阳城老虎机注单一上线是马上就受到众多游戏爱好者的追捧,澳门太阳城娱乐官网国内目前最权威的门户,现在开户注册即可领取相关优惠!军的,连上面的警号都丝毫不差!

  

  晚上竟然有人闯进自己的房间,偷了自己的警服,而自己竟然毫无察觉?被自己批捕在逃的吴良竟被打死在自家门口,枪是谁的?偷警服的人是谁?偷警服的死者显然对自己没有恶意,要不后果不堪设想!李军感到案情重大,在他的布置下,死者的照片出现在网上、电视上、报纸上、协查通告上,但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

  

  李军正等得焦急,刘老柱来了,他面如死灰,坐在李军面前似乎难以启口,李军问了好多次,他才嗫嚅着说:“我考虑了很久,还是来了,那个死者好像……好像是俺的儿子。”

  

  李军眼前一亮:“你有几个儿子?”

  

  “俺就一个儿子—刘小柱。”

  

  刘小柱不是被吴良他们逼着服了过量毒品后死了吗?李军大吃一惊,从板凳上霍地站了起来,诧异地看着刘老柱,刘老柱吞吞吐吐地说:“李局长,俺脑子没病,俺也觉得这事怪异……俺扒开儿子的坟看了,里面什么也没有……”

  

  李军听了,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后来,李军暗中安排做了个亲子鉴定,鉴定结果是:刘老柱和死者的亲子几率为99。9999%……李军的脸色变得严峻了,他立即把这张鉴定书藏了起来,他怕别人看见。

  

  消息最终还是不胫而走,死者到底是谁,一时成了马墩市百姓的饭后话题,而且这案子也就成了悬案,但有一点令人欣慰:从此以后,李军再也没有接到过恐吓电话,老百姓都说,那天,吴良是去报复李局长了,是李局长高尚的警魂救了他自己。

  

  后来,李军接到了省里的调令:让他到公安厅报到。

  

  这天晚上下班后,李军很累,想到明天就要到省厅任职,便早早地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李军醒来,澳门太阳城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澳门太阳城体育拥有全球最火爆齐全的游戏项目,太阳城老虎机注单一上线是马上就受到众多游戏爱好者的追捧,澳门太阳城娱乐官网国内目前最权威的门户,现在开户注册即可领取相关优惠!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床头的警服又不见了!他赶紧推醒还在熟睡中的老婆,老婆一笑,说:“我知道你今天要去省里,所以昨晚把警服拿去熨了一下,在阳台上挂着呢。”李军听了,“嘘”了一口气。

  

  李军走了以后,马墩市三年没有发生命案……

卧龙亭